不忘初心,“紅色基因”代代相傳;牢記使命,“綠色力量”磅礴噴發!三十余年砥礪奮進,中國節能積極有為踐行黨的初心使命,以“讓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讓生活更美好”為奮斗目標,堅決扛起推進經濟社會發展綠色轉型的央企擔當,書寫了無愧于時代的奮斗篇章。為全面介紹中國節能的發展歷程,充分展示踐行生態文明的積極成效,中國節能官方網站聯合微信、手機報等共同策劃,持續推出“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專題專欄,系統展現中國節能取得的突出成績和輝煌成就,進一步推動中國節能在“十四五”新征程上開新局、立新功。

真正的大師風范

來源:中國啟源工程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時間:2021-06-30

李文軍,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中國工程設計大師,享受政府特殊津貼。機械委第三屆電工技術委員會委員、中國輸變電設備行業協會常務理事、陜西省電工技術學會名譽理事長等。組織和主持完成了上百項電器工廠設計,其中 8 項獲國家級獎,32 項獲省部級獎,領導和組織開發科技成果 50 多項,其中獲省部級獎22 項。組織編制國家第六個五年計劃至第九個五年計劃期間的輸變電設備行業規劃,主持編制國家“八五”和“九五”期內變壓器、高壓開關、低壓電器、電瓷行業等技術改造工藝及裝備技術政策實施意見。

愛國激情誕生的歲月

1937 年 8 月 13 日,淞滬會戰爆發,那年李文軍剛滿 6 歲,戰火紛飛中跟隨父母家人逃到了蘇州河以南的英租界避難。民族之恥辱,家族之仇恨,人生之烙印,將在少年幼小的心靈中孕育成一種不滅的情感,將決定一個人未來的人生走向。八年亡國奴的日子真是令人心碎呀!父親日漸衰老,大姐年長李文軍整整 15 歲,對弟弟妹妹們有著慈母般的關懷,父親和大姐都對李文軍說過:“好好讀書,將來才能報國!”

抗戰勝利后,李文軍考入搬回大木橋路原校址的上海南洋中學高中部,李文軍決心好好讀書,將用真本事為國家效力。經歷戰亂,經歷亡國奴的屈辱,他深愛祖國和民族。在他的心里,那是一種幾乎無法用筆墨或語言表達的愛,是一種源于靈魂深處的愛,是一種大愛!

1949 年秋,高中畢業的李文軍選擇了考大學。當年,他考入上海大同大學機械系,成為新中國首屆入學的大學生。1950 年,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兩家中國名牌大學到上海來招“插班生”,李文軍報名參考,考試成績為上海市第一名,被北京大學錄取,那一年,李文軍 19 歲。

1950 年深秋,李文軍來到北京,入讀北京大學電機系。李文軍充滿熱情,奮力攻讀,每一門功課都優秀,知識讓他認識了新世紀,學習讓他走進了新時代。1952 年秋,喜訊傳來,中國將于 1953 年開始國民經濟建設的第一個五年計劃,李文軍響應號召,服從分配,和一批同學一起被分配到當時的東北電工局設計處。于是,他再度北上,奔赴東北黑龍江省哈爾濱……

新中國成立初期,黨和政府為了迅速醫治戰爭創傷,恢復國民經濟,必須盡快建立新中國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當時的東北人民政府工業部組建起電工局設計處,即是國內電工行業名聲顯赫的“七院”的前身。李文軍所任最高職務即“七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李文軍一輩子沒有離開這個“七院”,如今,隨著中國國有企業的不斷重組,七院改制為中國啟源工程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六十多年的時間里,“七院”參加了‘一五’國家重點建設的 156 項中所有電工行業項目設計,完成了我國電工行業重點企業在東北、西北的規劃布局,為電工行業生產基地建設、生產能力的形成、技術水平的提高做出了重要貢獻。”青年時代的李文軍在每一項貢獻中都曾做出過自己的努力。

把崗位工作當成事業來對待

1980 年 7 月,李文軍出任機械工業部第七研究設計院副院長兼總工程師,時年 49 歲。他擔任領導崗位時間共計 13 年,主抓手段就是質量管理、技術創新和人才培養。他給自己制定的目標也只是簡單的六個字:出人才,出成果。七院在 1981 年至 2000 年這 20 年內,獲國家級獎項高達 24 項,其中更有“南京電瓷總廠火花塞分廠工藝創新”和“常州東芝變壓器有限公司建廠設計”兩項,分別于 1984 年和 2000 年榮獲“國家優秀工程設計金質獎”!而這每一個項目李文軍都傾注了心血。

就說獲國家級金質獎的常州東芝變壓器廠建廠設計吧,中日合資的,這個新廠老底是國企常州變壓器廠,該廠正是李文軍參與設計的。合資后,日本人開始非要請日本公司設計,而老廠長堅持要請西安七院來設計。最后,是常州市委書記出面,并親自邀請李文軍來談的合同。日本人很高傲,根本看不起中國設計院,根本沒把李文軍等人當回事。可是,變壓器試驗設計中李文軍及時提出了建議,正確建議改變了發電機組的采用,就讓日本人呆傻了。日本人承認七院的設計實力,卻又在設計費的談判中百般刁難,盡量壓低付給中方的費用。李文軍很強硬,明確表示:“我方設計費的標準,代表著我們中國設計院擁有的知識和人才的價值,讓價是不可能的。”結果,按七院的價格簽了合同。技術創新成功了,一批人才涌現出來了,副院長兼總工程師李文軍倍感欣慰。

把崗位工作當成事務來管還是當成事業來對待,那絕對是有質的區別的。變壓器對于大多數普通人來說是件陌生的電器,但是對于一輩子投身于中國電工事業的李文軍來講,意義就非同一般。從在崗工作到八十多歲高齡,李文軍始終密切關注超高壓變壓器在中國的每一項進步,每一個發展。談及交流單相 1000 千伏、100 萬千伏安變壓器示范工程在沈陽變壓器廠一次試制成功,說到引進 ABB 及西門子技術經消化后在西安變壓器廠、常州變壓器廠、沈陽及保定變壓器等廠示范工程中運行良好,他依然是眉飛色舞、如數家珍。他肯定地對我說:“中國特高壓交直流輸電示范工程試驗成功,帶動了世界特高壓技術發展,在世界特高壓領域率先實現了‘中國引領’和‘中國創造’,占領了世界高壓輸電技術的制高點!”

李文軍參與的最大一項事關行業發展的大事,就是《全國電工電器行業五年規劃》的調研、考察、撰寫、制定。李文軍先后參加了六五、七五、八五、九五、十五這五次五年規劃的制定,除了承擔部分內容的執筆,還要統籌整部規劃的編制,而規劃將引領整個電工電器行業的發展,涉及數萬家企業的生存。五次五年規劃,跨度是 25 年。李文軍為事業付出的豈止是精力和心血?人生百年,最重要的環節是你找準了在一項事業中的位置,在合適位置中發出你的光和熱,為你的民族和國家做出無愧此生的業績。李文軍正是如此,他無愧。

征途未止的晚年

能夠一生執著敬業,那才是人在生命旅途中最動人最明亮的光彩。其實,1993 年李文軍辦了退休手續后,根本就沒有退休。七院舍不得老專家們,專門成立了個專家室,李文軍新崗位是專家室負責人,時年 62 歲。任務就是為全院把好技術質量關,此后連續八年每年都參與指導審核 20 多個電工廠等工程設計。

1996 年,國家決定在三峽水庫附近地區建一座超高壓變壓器廠,即重慶超高壓變壓器廠,七院專家室負責人李文軍參加了各種談判和技術會商,從頭參與到底。第一件便是撰寫引進德國西門子或瑞典 ABB 技術的可行性報告,撰寫可行性報告涉及其技術指標、設備水平、典型案例等內容,還要考慮引進技術后的經濟效益,并不是件簡單的事。這兩份可行性報告,時間要求非常緊,而且必須用英文撰寫,李文軍就親自上手了。他編寫德國西門子公司那份報告,離提交時間只剩最后兩天,從頭一天下午 4 點進入辦公室編寫起,工作了整個通宵,直到第二天上午 7 時才脫稿完成。那天李文軍連續工作時間是 15 個小時,那年,他已經是64 歲的人吶!

為了盡快地幫助設計人員提升設計水平,做到設計規范化、流程化,他除了照樣經常審核指導設計項目、經常給年輕技術人員講課之外,還動手編寫了一系列手冊式的書,毫無保留地將自己多年的經驗用文字形式留給下一代。1997 年 7 月,他組織編寫的《變壓器工廠設計手冊》完成;1998 年 12 月,他組織編寫的《機械工廠設計主任工程師手冊》(高壓電器分冊、電瓷分冊)殺青;1999 年 9 月李

文軍親筆編寫的《工程設計前期和初設專篇編寫須知》問世,這本《須知》完全可稱是工程設計的指導手冊,可操作性極強,應用范圍相當廣。李文軍說:“編這批東西,我又寫又審又改,花費了不少精力。但是幾個手冊實用性都很強,對年輕人有用我就心里踏實。”

真正的做人風范,就是永遠用無私的心照亮別人的道路,照亮自己的心;真正的大師風范,就是能以一個人的能量,影響眾多人,影響一項事業的發展。一代鴻儒錢鐘書的夫人楊絳百歲之時寫過一篇《百歲感言》,《百歲感言》一文中有句話用以形容李文軍先生正合適,“我們曾如此渴望命運的波瀾,到最后才發現:人生最曼妙的風景,

竟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此乃真正的大師風范也。

小柒app下载苹果-小柒app下载2017tv苹果-小柒直播app平台下载